酒酿六出

〔少年锦衣卫〕〔段花〕媚·后续

-前文的后续,OOC依旧

-花爷女体

-娱乐大众娱乐自己

————————————————————————————————

        唇齿纠缠间依稀浮动着酒香,这本就火热的吻更是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丝。

        段云半阖着眼,往日挂起的疏离笑意却被此刻的认真与珍重所取代。这神情让饶是历尽风月的花道常心尖也巍巍地颤了下。

        她贪婪地用视线描摹着对方的轮廓,额间、鬓角、眼睑甚至白净脸庞上细小的绒毛她都一点点在心中勾勒出来。

        这一吻似是吻到了地老天荒。

        花道常察觉到胸腔的憋闷后这才不舍地收回目光,狠狠闭上眼后舌尖一抵便将口中已然要化尽的药丸顶入段云嘴中。

        段云蓦地睁开了眼,一双星目直直地对上花道常泛着潋滟光泽的狐眸。略加一思索后便起身结束了这番唇舌交缠。

        花道常明了他是要询问何事,索性双臂一撑将上身支起,舌尖微露有意无意轻舔一下水润的唇瓣。

        段云看着那艳红的舌尖眸色一沉,连忙敛了敛眸。

        “段兄是要问那药吧。”她漫不经心地伸出手指缠上一缕纠缠间散落在胸前的青丝,一双琉璃般清透的黑眸却是隐在鸦羽长睫下,断绝任何窥测的意图,“段兄所中媚药虽是较为罕见的‘青凝醉’,却也不是无药可解。”
她的声音还带着情欲过后的沙哑,在段云听来却夹杂着些缕寒意。

        段云抬眸正要说些什么却惊觉自己不能言语甚至无法动作,只得通过那双其实蕴藏着万千星屑的瞳眸来表达自己所想。

        花道常一抬眼便对上这双会说话的眼,整个胸腔都剧烈地颤动。她颇有些狼狈地挪开眼,心底不由暗嘲自己居然会被美色所累。定了定心神后复又起声,“只是这解药也烈性十足,服用之人三个时辰内筋脉闭塞五感封闭,所以免不得委屈段兄一宿了。”

        花道常再次抬眸,眸中却浮现狡意,连带面上也浮现段云眼熟的狐狸一般狡黠的笑容。

        段云的眸中似有云气集散洇成一片沉重的黑墨,几弹指后终是沉寂下来,像往日般如同古井枯塘波澜不惊。

        花道常将其僵直的身子放平在床褥间,一点点理顺其凌乱的发丝,一点点捋平其褶皱的衣衫。瞧着对方即便无法动弹却仍如往常不染风尘后这才施施然起身。

        她的身姿本就妖娆,如今放松下来却带着难以言喻的风度,想必是扮作道士时镌刻在身骨的痕迹。

        她袅然挪至窗边,抬手推开了那扇雕花圆木窗,扫了眼铺在地上的清凉月光,回眸嫣然一笑,“段兄我们有缘再见。”

        话音未落整个人却是无了踪迹。

        段云艰难地转了转眼珠凝视着那木窗,鼻间尽是那人身上浅淡的一缕花香。他思忖片刻硬是将想要强行冲破穴道的念头压下。

        罢了,不急这一天。

        若是有缘总能在这江湖遇见。

        他想。

——————————————————————————————
少锦里真爱花爷我才不会说呢

呵以为我会开车吗我才不会开车呢!

这个发展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

〔少年锦衣卫〕〔段花〕媚

-只是个段子

-花爷女体

-严重ooc,说到底自己都不知道写了点啥

-段云中套设定,拒绝开车kkk

——————————————————————————————

        段云先前还奇怪为何那人如此轻易地放他走,没想到是在这里下了套。

        他后背紧贴着冰凉的石壁,却也抵不过身上漫起的燥热。

        他别开头不去看床上的诱人春姿,凭借着残存的理智压抑着小腹窜起的邪火,稍一启唇便是一阵气息紊乱的粗喘。运用内力暂时平息这股躁动,他颇为费力地从唇齿间挤出数字:“花兄,快走。”他从未被下药,却也知道在这暂时的清明过后下一波的情欲会来的多么喷涌,到时伤了这只狐狸就得不偿失了。

        这边段云拼了命的压制情欲,那边花道常却是敛了笑意,媚眸中攀上了一丝阴郁。半晌,她起身,却是身姿袅娜地走向段云,唇畔勾起了不知是调戏还是讽刺的笑。

        段云见她不顾自己话语反而径自走来,暗道一声不好,足尖点地便要使出轻功飞出窗外。却在转瞬间被人扯住手腕压制在墙角。一转身,那人身上的幽香扑面而来,刺激地他理智几乎全无。

        花道常看着段云紧闭着眼,额头汗珠豆大,一张薄唇咬得血色尽无,如玉的面冠现在却是多生了焦灼,不用触碰也可知这副身体有多么紧绷。

        “快走。”她轻声复述段云的话,风情万种地笑了,鼻间却溢出一声冷哼。

        “难不成段兄要这样一人熬过去?”她抬起手,纤纤细指缠上了段云的一缕碎发细细地把玩,吐气如兰,“我这样一个美人放在眼前也坐怀不乱,段兄好能耐。”

        “还是说,段兄是在为那皇宫中的九公主守身?”这一句可谓是咬牙切齿,任花道常怎样隐忍,段云也听出了其中的寒意。

        他蓦地睁开眼,直直地看向花道常,花道常却受了惊。

        花道常瞥见一贯波澜不惊春风拂面的他如今眉眼扯出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气,不知是何字句触到了对方逆鳞,细细想来怕是刚才提及九公主让他不悦了。如此想着,心底无端端生出些委屈。这些个委屈缠成枝,勒得她整个胸腔都在疼,心肝仿佛揉碎又被践踏了一样疼的厉害。

        但她表面上却依旧是媚态横生,松开紧抓着段云的手退后几步,“罢,罢,段兄想要妾身走,妾身走便是了。还望段兄别怪罪于妾身今晚的任性啊。”她轻笑着,那透亮的眸上却是雾蒙蒙的。花道常放下挡在唇前的手,转身便往门口走。

        只是还未转身走了几步便被一股大力拽得连退几步,撞上一个结实的臂膀。扭转身后便迎接了那人密集但也满怀柔情的吻,丝毫看不出来这人情欲勃发。

        段云将她搂在怀里,相贴出却是密不可分。他将唇印在眼前这狐狸的额角眼睑鼻尖和红唇,细细地厮磨。刚才这人那一瞅让他心尖都泛起疼。原是不想伤了她,却被误会成别的意思。换做别人想必也是会不愉快的。

        他横抱起花道常放在榻上,覆身上去,含住那不笑也自带笑意的唇,

        “我待阿九只是妹妹。

        “这塞外美酒果然醉人啊。”

——————————————————————————————
这个结尾简直仓促潦草(*꒦ິ⌓꒦ີ)
感觉自己想表达的完全没有表达出来,是我的错。
没救了对这部漫的人物都超喜欢啊啊啊昨晚入坑今天产量我也是够够的(。í _ ì。)无奈粮太少了根本不够吃。
人物果然崩坏我的错〒▽〒

〔原创〕独木成舟 之一

-脑洞产物

-剧情发展离奇古怪连本人都觉得奇葩

-纪念友谊的产物(?)

-莫名其妙的感觉

-文笔烂到极点

-若能接受请往下

chapter 01

        初秋的清晨依稀浮动着夏末特有的气味,仿若再过一会气温便会回升继续炙烤大地。

        乔宋踏着微凉的空气走出公寓楼。迈出好远后才望了望二层靠左的玻璃窗。长出一口气后便动身在这刚开始苏醒并没有多少行人的悠闲的城市。

        她前不久才从日本回国,第一件事便是直奔家乡——一座悠闲却也忙碌的小城市。虽然她并不想这么火急火燎连换三四种交通工具赶回来,但不可否认再踏上祖国国土的一瞬间她茫然无措找不到自己的归属。在莫名的委屈还未席卷她时她便想起了故乡——从她出生到出国留学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

        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太阳从远方的地平线探出,缓慢上升,撒下一地暖金的斑驳。路旁行道树的绿叶上残存的露珠被小贩的吆喝声以及时不时疾驰而过的汽车所
产生的气流震碎,顺着叶脉滑下砸在地上隐入泥土中。
大街小巷嘈杂起来,总算是多了些人烟味。

        乔宋在街边的小摊买了个饼,一边小口咬着一边从口袋掏出耳机戴上,半倚在车站的招牌上,左腿斜斜地靠着行李箱,低头刷起了微博。刷到好笑的段子还会大笑出声引来路人奇怪的眼神。

        终于在又一次大笑中她成功被噎到。

        她皱着眉不停地拍着胸口却无法缓解那股子窒息感。环视四周后才终于发现一个移动的粥铺。她急急忙忙跑过去买了豆浆又急急忙忙跑回来,这才想起来她的行李箱在她跑去粥铺时被落在了车站。

        “幸好没丢啊。要不三木又要长篇大论对我进行说教了。”她三步做两步赶紧扯过行李箱,这才庆幸地长出一口气。

        快速解决掉早餐扔掉垃圾后她一转身,正好看到她要搭乘的车辆正从不远处驶来。

        啧,真巧。
 
        她撇撇嘴,如此想到。


        在找到下榻的酒店并且入住后。乔宋拨通了小伙伴的电话。

        “喂?哪位?”电话那头慵懒的女声还带着厚重的鼻音,想必是刚从睡梦中醒来。

        “三木。”乔宋自知自己打扰了那位大小姐的睡眠,心亏地放软了声音,“是我。三木。”

        “啧,乔宋你这家伙……”女声戛然而止,乔宋耳尖地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声音,顿时脸红心跳,本就心虚的她更是深深地埋下了脑袋。

        那头在一声低喘后才继续回话,“你这会给我打电话是已经到了这里了吗?晚上九点,七街这里最后一家PUB,我等着你。”不等乔宋回话女人便挂断了电话。想也是去干什么少儿不宜的坏事去了。

        乔宋呆愣愣地盘腿坐在床上。过了许久才后知后觉把手机从耳旁拿开。

        这孩子。乔宋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她突然想起了她的父亲。不知对方会不会因为她大早晨不打一声招呼地离去而动怒。毕竟对方准备今天再做一桌丰盛的菜肴来给她饯行。

        乔宋看了看表,现在已经过了正午,父亲却还没有来电,想必是动怒了。虽然那人一直希望她走得远远的,不要再回去,但见到许久未归的她也是暗暗地红了眼眶。对于她的不辞而别想必是有些不愉快的。

        这样想着,她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那边在拨过去的瞬间便被接通,大概是一直在等这个电话。乔宋刚想说什么就被对方抢夺了话语权。

        “你这孩子大早晨游乐园也不知知会一声,害我担心了好久。”雄厚爽朗的男声听起来像是在抱怨,仔细听去却没有多大的怒气,“这个时候来电话,是已经到了朋友那里吗?”

        “嗯。刚给三木打了电话。”

        “臭小子,小白眼狼。到那边不知道先给你爹报个平安就忙着找你的小伙伴去了。”男人轻哼一声,对乔宋有了基友忘了爹的做法感到十分不满。

        “……”乔宋实在不知怎么接话,不管选哪个都是要被说教一番的节奏。

        正在她发愁怎么接话的时候,她听到从父亲那里传来的说书声,“爹你又在听什么?”

        男人似乎听出来她在刻意转移话题,冷笑一声,“是啊,所以我忙着呢。你快去找你的小伙伴吧!”然后就赌气挂断了电话。

        再次被挂断电话的乔宋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她咬了咬唇不禁为自己性子软好欺负而感到一些无奈和郁闷。

        “老爹真是的,我还有话没说完呢。”她一边嘟囔着一边用细长的手指点击着屏幕,看上去是在发短信。

        “记得吃药!记得吃饭!注意身体!”

        “你真麻烦!”
   
        “我记着啦! ”

        两条短信一前一后传送过来。乔宋看到后耸了耸肩。

        父亲日常傲娇[1/1]。想到这里她不由笑出声。

        褪去身上的衣物后抱着洗漱用具走进了浴室。

        她需要洗一个澡然后美美睡一个觉去赴晚上的约。

——————

文笔简直奇怪,剧情走向更奇怪😭😭😭,当娱乐看看就好。有批评建议请不要大意地指出!
这里小透明阿徕(灬°ω°灬)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