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icher_

〔原创〕独木成舟 之一

-脑洞产物

-剧情发展离奇古怪连本人都觉得奇葩

-纪念友谊的产物(?)

-莫名其妙的感觉

-文笔烂到极点

-若能接受请往下

chapter 01

        初秋的清晨依稀浮动着夏末特有的气味,仿若再过一会气温便会回升继续炙烤大地。

        乔宋踏着微凉的空气走出公寓楼。迈出好远后才望了望二层靠左的玻璃窗。长出一口气后便动身在这刚开始苏醒并没有多少行人的悠闲的城市。

        她前不久才从日本回国,第一件事便是直奔家乡——一座悠闲却也忙碌的小城市。虽然她并不想这么火急火燎连换三四种交通工具赶回来,但不可否认再踏上祖国国土的一瞬间她茫然无措找不到自己的归属。在莫名的委屈还未席卷她时她便想起了故乡——从她出生到出国留学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

        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太阳从远方的地平线探出,缓慢上升,撒下一地暖金的斑驳。路旁行道树的绿叶上残存的露珠被小贩的吆喝声以及时不时疾驰而过的汽车所
产生的气流震碎,顺着叶脉滑下砸在地上隐入泥土中。
大街小巷嘈杂起来,总算是多了些人烟味。

        乔宋在街边的小摊买了个饼,一边小口咬着一边从口袋掏出耳机戴上,半倚在车站的招牌上,左腿斜斜地靠着行李箱,低头刷起了微博。刷到好笑的段子还会大笑出声引来路人奇怪的眼神。

        终于在又一次大笑中她成功被噎到。

        她皱着眉不停地拍着胸口却无法缓解那股子窒息感。环视四周后才终于发现一个移动的粥铺。她急急忙忙跑过去买了豆浆又急急忙忙跑回来,这才想起来她的行李箱在她跑去粥铺时被落在了车站。

        “幸好没丢啊。要不三木又要长篇大论对我进行说教了。”她三步做两步赶紧扯过行李箱,这才庆幸地长出一口气。

        快速解决掉早餐扔掉垃圾后她一转身,正好看到她要搭乘的车辆正从不远处驶来。

        啧,真巧。
 
        她撇撇嘴,如此想到。


        在找到下榻的酒店并且入住后。乔宋拨通了小伙伴的电话。

        “喂?哪位?”电话那头慵懒的女声还带着厚重的鼻音,想必是刚从睡梦中醒来。

        “三木。”乔宋自知自己打扰了那位大小姐的睡眠,心亏地放软了声音,“是我。三木。”

        “啧,乔宋你这家伙……”女声戛然而止,乔宋耳尖地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声音,顿时脸红心跳,本就心虚的她更是深深地埋下了脑袋。

        那头在一声低喘后才继续回话,“你这会给我打电话是已经到了这里了吗?晚上九点,七街这里最后一家PUB,我等着你。”不等乔宋回话女人便挂断了电话。想也是去干什么少儿不宜的坏事去了。

        乔宋呆愣愣地盘腿坐在床上。过了许久才后知后觉把手机从耳旁拿开。

        这孩子。乔宋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她突然想起了她的父亲。不知对方会不会因为她大早晨不打一声招呼地离去而动怒。毕竟对方准备今天再做一桌丰盛的菜肴来给她饯行。

        乔宋看了看表,现在已经过了正午,父亲却还没有来电,想必是动怒了。虽然那人一直希望她走得远远的,不要再回去,但见到许久未归的她也是暗暗地红了眼眶。对于她的不辞而别想必是有些不愉快的。

        这样想着,她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那边在拨过去的瞬间便被接通,大概是一直在等这个电话。乔宋刚想说什么就被对方抢夺了话语权。

        “你这孩子大早晨游乐园也不知知会一声,害我担心了好久。”雄厚爽朗的男声听起来像是在抱怨,仔细听去却没有多大的怒气,“这个时候来电话,是已经到了朋友那里吗?”

        “嗯。刚给三木打了电话。”

        “臭小子,小白眼狼。到那边不知道先给你爹报个平安就忙着找你的小伙伴去了。”男人轻哼一声,对乔宋有了基友忘了爹的做法感到十分不满。

        “……”乔宋实在不知怎么接话,不管选哪个都是要被说教一番的节奏。

        正在她发愁怎么接话的时候,她听到从父亲那里传来的说书声,“爹你又在听什么?”

        男人似乎听出来她在刻意转移话题,冷笑一声,“是啊,所以我忙着呢。你快去找你的小伙伴吧!”然后就赌气挂断了电话。

        再次被挂断电话的乔宋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她咬了咬唇不禁为自己性子软好欺负而感到一些无奈和郁闷。

        “老爹真是的,我还有话没说完呢。”她一边嘟囔着一边用细长的手指点击着屏幕,看上去是在发短信。

        “记得吃药!记得吃饭!注意身体!”

        “你真麻烦!”
   
        “我记着啦! ”

        两条短信一前一后传送过来。乔宋看到后耸了耸肩。

        父亲日常傲娇[1/1]。想到这里她不由笑出声。

        褪去身上的衣物后抱着洗漱用具走进了浴室。

        她需要洗一个澡然后美美睡一个觉去赴晚上的约。

——————

文笔简直奇怪,剧情走向更奇怪😭😭😭,当娱乐看看就好。有批评建议请不要大意地指出!
这里小透明阿徕(灬°ω°灬)欢迎勾搭。